美方任性傷人害己 中國應對大有潛力

    中國不想打貿易戰,但中國也不怕打貿易戰,并有能力應對經貿摩擦帶來的負面影響——

  ○ 從宏觀上看,中國經濟逐步形成內需主導的增長格局

  ○ 從產業上看,中國正提升在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和價值鏈分工中的位置

  ○ 從市場規模看,中國將成為全球最大的單一市場

  中美經貿關系本質上是互利共贏的,合則兩利,斗則兩傷。中國政府一直主張加強中美經貿合作,將經貿合作打造成兩國關系的壓艙石和穩定器。但近期美國將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關稅由10%提升為25%,并宣稱要對剩余所有中國輸美產品加征25%的關稅,還以站不住腳的理由對華為等企業實施出口管制。美國加征關稅和出口管制是錯誤的,損人不利己,并殃及全球經濟。

  從數據看,中國受到美國加征關稅和出口管制的負面影響。中國今年1月份至4月份對美出口額下降9.7%。中資企業對美投資和美資企業對華投資都出現下降。同時,美國經濟也受到顯著沖擊。今年1月份至4月份美國對華出口累計下降了30%,作為以往美國出口增長最快的市場,對華出口負增長使美國出口增長顯著放緩。由于中國產品物美價廉,并且很多商品在美國占據相當高的市場份額,美國很難在短期內找到合適的替代供貨商。美國消費者和以中國生產零部件為供貨商的生產企業承受相當大比例的關稅負擔。如《關于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白皮書所示,僅對中國出口家具加征25%的關稅,美國消費者每年就要多付出46億美元的額外支出。加征關稅還將減少出口帶來的就業崗位,美國在華企業也損失嚴重。

  美國做法殃及世界經濟。當前的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和價值鏈是過去三四十年多方參與、自然演化的結果,反映了各國比較優勢和多方利益,是推動世界經濟強勁穩定增長的重要引擎,美國的做法破壞了全球生產網絡的高效安全運行。今年一季度,和中國有緊密產業鏈關系的日本、韓國、新加坡等相關經濟體的出口分別下降4.7%、8.5%、2.7%。美國的單邊主義做法導致全球貿易放緩、跨境投資下滑、金融市場動蕩、市場信心不足,主要國際機構紛紛下調對今年全球貿易、跨境投資和經濟增長的預期。

  美國做法損害了多邊貿易體制的權威。大國能夠影響自身貿易條件,可以利用巨大的國內市場進行雙邊貿易談判,獲得有利于自身的貿易安排。但大多數中小經濟體不具備這些條件。一個開放的世界經濟和多邊的經濟治理體系是這些經濟體參與世界經濟的基礎和前提,世界經濟也因為存在高度專業化的特色經濟體更有效率、更豐富多彩。建設包容、開放的世界經濟是各個大國的責任。各國之間的經貿爭端應通過多邊機構進行磋商解決,而不是采取保護主義、單邊主義和威脅施壓,這無助于問題的解決,而且損害了多邊機構的權威。開放合作是歷史潮流、大勢所趨,任何國家,無論大小、無論強弱,如果選擇自我封閉、自我隔絕、自我邊緣化,都會有損于該國的國家實力、人民福祉和國際影響力。

  針對美國加征關稅的保護主義做法,中國有理有節地進行反制,是為了維護中國的正當利益和國家尊嚴。中國不想打貿易戰,主張與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互利共贏。但中國也不怕打貿易戰,中國有能力應對經貿摩擦的負面影響。

  首先,從宏觀上看,中國經濟逐步形成內需主導的增長格局。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以后,中國加快增長結構的轉換,逐步形成了內需主導的增長格局。最終消費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從2010年的37.3%上升到2018年的76.3%,同期,投資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從54.8%下降到32.4%,貨物和服務貿易凈出口的貢獻率從7.9%下降到-8.6%。出口占GDP的比重從2006年的35.4%下降到2018年的18.2%,外部市場需求的變化對中國經濟沖擊顯著降低。2018年對美出口占GDP的比例為3.5%,中國輸美產品占美國相關產品市場份額一半以上的產品比重為57.4%,美國短期內很難找到如此供應能力的替代生產基地。跨國公司也會優化調整供應鏈,將其他地區生產的產品出口美國,將中國生產的產品出口到其他市場,美國加征關稅的影響可控。2018年中國對美出口增長11.3%,對外出口增長9.9%,中國經濟增長6.7%。今年一季度,中國對美出口下降8.5%,對外出口仍保持1.3%的正增長,中國經濟增長6.4%,保持著穩定的經濟增長和比較充分的就業。

  其次,從產業上看,中國正提升在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和價值鏈分工中的位置。加征關稅和出口管制雖然給中國企業短期的生產運營帶來負面影響,但辯證地看,如果應對得當、化危為機,將推動中國企業鳳凰涅槃、浴火重生。現在,中國科技投入已躍居世界第二,每年的大學畢業生全球第一。中國的企業已積累一定的技術和資金實力,不少企業的技術創新和商業化應用到了臨門一腳的時刻。美國的出口管制將為中國本土的零部件和軟件企業帶來難得的市場機遇,助推其商業化應用。美國加征關稅將推動一些企業“走出去”進行跨國布局,成長為以中國為研發和管理中心的跨國企業。

  再次,從市場規模看,中國將成為全球最大的單一市場。中國目前已經有3億多人進入中等收入階層,未來5年,將會有5億人進入該階層,其間孕育著巨大市場潛力。2018年中美兩國占全球消費市場的份額大體相當,在不久的將來,中國必將成為全球最大的單一市場,高端需求也會快速提升。這個全球最大的市場不僅是中國本土企業發展壯大的肥沃土壤,也是各國企業來分享發展紅利的必爭之地。近年來中國政府因勢利導,大力推進市場開放,大幅度壓縮外商投資準入負面清單的長度。特別是近兩年,中國在汽車制造、石油煉化和銷售、金融服務業等重大領域大幅度放寬了市場準入。今年3月份,中國出臺了《外商投資法》,從法律上明確外資企業公平參加標準制定和政府采購,任何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不得利用行政手段強制性技術轉讓。2018年,在全球FDI大幅下降19%的情況下,中國吸收FDI逆勢增長。埃克森美孚、特斯拉、寶馬、巴斯夫等企業宣布在華進行重大的項目投資。外資企業以實際行動支持中國的改革開放,中國也因為進一步開放獲得國際社會的認可。

  最重要的是,中國政府和企業有應對挑戰解決問題的能力。中國的經濟發展從來不是一帆風順,是在應對各種風險和挑戰中不斷前進。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時,中國出口占GDP比重超過三分之一,對外出口增速降至-20%,通過合適的政策組合,中國保持經濟社會的穩定發展,并帶動世界經濟走出危機。當前,作為內需主導的大國,通過減稅降費釋放市場主體活力和消費潛力,通過基礎設施、產業升級和社會發展領域補短板,中國在擴大內需上還有較大空間和政策儲備。近年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實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污染防治三大攻堅戰有效推進,經濟發展的韌性不斷增強,中國經濟可以應對外部需求的波動。中國未來還將進一步提升創新能力,突破卡脖子技術瓶頸,并在全球新一輪技術變革中加大投入,占據有利位置。中國會進一步擴大市場開放,打造更高水平的開放平臺,商簽更多的自由貿易協定,形成更寬廣、更深厚的朋友圈。中國的企業在中美經貿摩擦的洗禮中不斷夯實技術基礎和管理能力,將會在更高層次和更深程度上參與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和價值鏈分工。相信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通過深化改革,擴大開放,不斷釋放發展的活力和增長的潛力,中國經濟將迎風破浪,持續前行。


免费斗地主